不可见的凡

写自己想写的。

名为【阿凡】。

【欢迎,这里是一个脑洞户的空想箱庭。

幼稚的、拙劣的文字,献给无法发现我存在的你。】

【凹凸】 金色的咏使(二)


< 二 > 嘉德罗斯vs格瑞

不等金继续惊讶,格瑞和嘉德罗斯的战斗迅速展开。

疾风鸟高高飞起,然后向下俯冲,翅膀上锋利的羽毛泛着冰冷的寒芒。

硫黄兽的胸部如同气球般膨胀,这是积累毒气,准备向四周喷射的征兆。

在硫黄兽即将喷射毒气之时,疾风鸟赶至,如同利刃般的羽毛狠狠地斩向黄色狮子的咽喉。

带着毒性的黄色烟雾随着伤口泄露出来,但由于毒气尚未积攒足够,因此没有过分地扩散。

被激怒的硫黄兽嘶吼着,与疾风鸟博杀起来。

烟雾弥漫中,几乎没有谁看到嘉德罗斯的手心里闪过一道微弱的黄光。

然而与嘉德罗斯比试过数次的格瑞,却在第一时间内查觉到异常。

【木灵高歌
卑微  生命  自然
新芽萌发
来吧,呱呱坠地的孩子
若世界渴求你——】

绿色种子在光芒中迅速萌芽,长成一株毫不起眼的小草缠绕在格瑞的指尖,发出点点荧光。

“不错嘛,格瑞。居然能立即发现我的催眠花粉,还召唤出醒神草。”嘉德罗斯赞赏道,“那么,接下来你看好了!”

直接以空气中飘浮的黄色烟雾为触媒,伴随着名咏门破碎的声响——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不对!脑中警铃大作,格瑞瞬间高高地跃起。

而在他离地的下一秒,黄色的蟒蛇从地底张着血盆大口冒了出来。

与此同时,一只黄色发光体出现在格瑞的上方,嘴里发出“叽叽”的怪声。

是电妖精,一旦被碰触到的话会全身麻痹,自己就将立刻处于下风。

因此,在距离电妖精不足一米的时候,格瑞迅速作出判断,再度召唤出一只小型疾风鸟,一把抓住飞鸟的腿爪。

小型的疾风鸟虽然无法承受格瑞的体重,但还是依靠滑翔远离了蟒蛇和电妖精的攻击范围。在格瑞双脚触地的瞬间化作绿芒,随后碎裂、消失不见。

没有一丝迟疑,格瑞取出触媒再度吟唱——

【令绿之钟响起
你深植其根,拥抱大地
伸出你的枝条
苏醒吧——】

广场地面的岩石因受到冲击而破碎,几根粗壮的树根从地底冒出,向四面八方伸展开来,然后把广场上的硫黄兽、黄色巨蟒还有电妖精全都紧紧捆住,并不断收缩。

随着三声清脆的响声,三只黄色名咏生物化作黄光,碎裂,然后消失不见。

格瑞站在树根之上,伸手接回在与硫黄兽博斗中伤痕累累的疾风鸟。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身体骤然下降。

只见树根下原本的岩石地板此时已经变成一片流沙,吞噬着树根。

而对面的嘉德罗斯……

“比试者嘉德罗斯,请不要在普通比试中召唤第一音阶的名咏生物!”裁判机器人慌乱的电子音响彻整个广场,围观的人群发出骚乱。

这个疯子!竟然打算召唤第一音阶的名咏生物!难道他不知道一旦召唤成功的话,会把这里全毁了吗?!

“停手吧,是我输了。”没有犹豫,格瑞立刻提出投降。

“不,是平手。”原本处于亢奋状态下的嘉德罗斯却突然冷静下来,把吟唱到一半的赞来歌中断。随后右手一握,流沙消失不见,广场上只留下满地破碎的岩石。

“……你高兴就好。”

于是这场比试以双方平手的结果,落下帷幕。

当格瑞走下广场时,一道金色的身影飞扑过来,而格瑞则见惯不怪地伸出手挡住。

“格瑞!你好厉害啊!”被挡住的金丝毫没有气馁,围在格瑞身边打转。

“……我现在很忙,没空陪你。”

“诶?我还想让格瑞带我去教导处呢!”稍微失落了一瞬间,金再度活跃起来,“没事没事,那我找别人带我去!等格瑞什么时候有空了我们再好好地聚一聚!”

一边说着,一边把刚才站在自身边的、那个拉扯住自己的人拽过来:“请问你能带我去教导处吗?拜托了啦!”

“诶……这个,没、没问题的……”被金摇晃得快要翻白眼,那人只好答应道。

“太感谢了!那我们走吧!格瑞,我先走了!”向格瑞打了个招呼后,金就拖着那人快速地跑着离开。

“等等!别跑这么快!我要吐了!!还有,方向错了!教导处在那边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面无表情地目送友人跑远,格瑞叹了口气,声音低不可闻地说了句“白痴”,然后转身离开。

====TBC。====

不太会描写打斗场景,写完后浑身虚脱……_(:ι」∠)_

由于赞来歌不使用瑟拉菲诺语音的话,看起来会略显贫乏,因此已经开始翻译瑟拉菲诺音语,大概明天或者后天写赞来歌时就会用上,到时也会把前面的补上。

写于2017.1.26

评论(2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