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见的凡

写自己想写的。

名为【阿凡】。

【欢迎,这里是一个脑洞户的空想箱庭。

幼稚的、拙劣的文字,献给无法发现我存在的你。】

【凹凸】 百日雷安(10)


Day 10  终将消逝的雷霆

他面无表情地盯着你,你也不甘示弱地回瞪他。

你在想,他是不是附近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。不仅放走了你千辛万苦才追捕到手的魔兽,还一脸不情愿地喊你“搭档”。

对视良久的结果就是眼睛发酸。

“你谁?”

“雷狮。”

“谁是你搭档?”

你看见他瞬间黑下脸来,咬牙切齿地回答道:“你,安迷修。”

你莫名其妙。

他只好告诉你,生于雷魔世家的他在成年之前必须找到长辈规定的“搭(主)档(人)”,然后随他一起去历练,从而磨练自己。

他还说,原本以为自己的搭档会很厉害,却没想到是个连抓捕一只低级魔兽都要大费精力,花个三天三夜才能打倒的渣渣,简直弱爆了。

你被他越说越黑,最后忍无可忍,怒斥道:“那你就离开啊,找我干嘛?”

他眼神一凛,雷锤赫然抵在你的颈脖间。

“你以为我想?”紫色的双眸闪过一丝寒芒,“如果不是为了尽快成年离开那个腐朽的家族,本大爷打死也不会顺着老头子的意思来找你这鶸。”

你恼羞成怒,却又不敢轻举妄动。

“噢,对了,忘了说,虽然应该是主仆的身份,但我很讨厌。让本大爷喊你‘主人’?想都别想。”

最后,以他收起雷锤,告诫(或者说是威胁)你一番为告终。

他纵身离开,消失在你面前。但通过那新生的契约,你仍感觉到他在附近徘徊。

“总而言之,你给本大爷乖乖的就行了。除非你有生命危险,否则我不会出面。”

呸!你想起他临走前的那番话,不禁气得牙痒痒。到底谁是主人,谁是使魔?

休息了片刻,你拖着伤势和疲惫,往那魔兽逃窜的方向追去。

三年了,你看着他从稚嫩青涩的少年蜕变成稳重成熟的青年。他是骑士界中最耀眼的一颗新星,几乎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魔兽。

虽然你表面上没有任何表示,但你在心里暗自骄傲。

——本大爷找到的搭档哪有这么弱嘛。

你知道他会对女孩子万分温柔,但总遭到嫌弃。

你知道他会板着脸吃下苦瓜,然后在心里默念师父教导的“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。

你知道他天才光芒笼罩下不为人知的刻苦,为了成为最强的骑士而起早贪黑地训练,虽然经常在大半夜把你从睡梦中叫起来对打。

你知道他嘴上不饶人地叫着你“恶党”,但实际上比谁都重视你,比相信任何人都要相信你。

你知道……你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表明了他的内心在想什么。

你知道他的一切。

他也以同样的感情回馈于你。

你们天生一对。

然而,这样的和平美好很快就破碎了——你们遇到了最强、最难以对付的敌人。

身后的战友们纷纷倒下,只剩下你们两人浴血奋战。

你看到他身上早已伤痕累累,逐渐体力不支,连最爱的双剑也满是裂纹。

你做出了这一生中最不后悔、也最伤害他的事情。

万钧雷霆在战场上疯狂肆虐,你用最后的时间抱住了他,在他耳边低语:“安迷修,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说过的话吗?‘除非你有生命危险,否则我不会出面’,现在终于是履行的时候了。”

你看到一直坚强的他第一次流泪,有些手足无惜,只好温柔地为他拭去泪水:“别哭,与你相识,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事。”

“恶党!我不会原谅你!绝对不会!”

“那我就当作,你会永远记住我吧。”

最后的最后,你与敌人消逝于雷霆。

再见了,安迷修。

====Fin。====

写于2017.3.5

评论(6)

热度(112)